• 作用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7-16
  •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,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,反邪恶制裁。 2019-07-12
  • 消费提醒:购买二手车 留意隐形瑕疵 2019-07-11
  • 懵!身前3米没人逼 博格巴传球给了对手 2019-07-11
  • 冰箱除异味的七个小窍门 2019-07-11
  • 炮制数万斤毒豆芽 广州三个黑作坊被警方捣毁 2019-07-11
  • 《王者荣耀》Switch版正式公布 今年秋季推出 2019-07-07
  • 1—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.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-07-06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7-05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5
  • 脸每天都洗 但你真的洗对了吗? 2019-07-05
  • 广东警方摧毁全国首例“呼死你”专案犯罪团伙 2019-06-28
  • 蓟县上仓中学异味跑道已停用 将行检测确保安全 2019-06-28
  • 别亚飞: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要找准“身影” 2019-06-24
  • 通俄门调查: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-06-16
  • 广西快3开奖 > 武侠小说 > 风云系列 > 搜神篇

    单双大小不输方法技巧:第八章 死神再生

    广西快3开奖 www.pjsr.net 西湖似在哭泣。

    它已寂寞的哭了两天。

    漫天雨丝如泪滴下;在第三天的雨夜,当北山的灵隐寺响起了晚钟之时,当绵绵黑夜笼罩了烟雨中的西湖之时……

    她人回到她该回到的地方——

    西湖之底!

    当神母刚刚回到西湖底下的搜神宫分坛,犹未步进分坛中自己的寝室,就在寝室门外,遇上了黑夜。

    黑夜本应在外面的世界沉沉笼罩着,神母又怎会在分坛内瞧见黑夜?

    只因为,就在分坛一个角落:正有一个人低着头,静静的坐着。

    他整个人严如黑夜,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放光,就像外面的黑夜也给他带了进来。

    “步惊云?”

    神母极度诧异的低呼一声。

    她从没想过他会突然在此出现,更没想过守在分坛出口的那条白蛇“小白”竟会让他进来,难道自他上回在此昏迷数天后,它已认得他了?

    “你,就是神母?”

    但见阿铁缓缓抬首,一张赫然流露一片冰冷,一种绝对不应是那个向来待人以诚的阿铁所该有的冷。

    这种冷,甚至比阿黑的冷面还要冷上千倍万倍;这种冷,已到达了死亡的边缘,世间只有一个人方才配有这样的冷——

    不哭死神!

    是的!在神母快瞥之下,眼前的阿铁,仿佛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徐妈的的儿子阿铁;莫名的忿恨已深入他的骨髓,勾起了他深藏体内早已忘怀了五年的冰冷!

    死神的冷,渐渐在他的心底复苏!

    是为了什么原因?

    神母并没有正面回答阿铁问她是否神母的问题,她只是反问:

    “你,怎会知道世上有‘神母’这个人?你怎会知道跑来这里等?”

    一连串的问题,阿铁却没有即时回答,他仅是定定的盯着神母脸上那张花斑斑的面具,盯了半响,方才徐徐的道:

    “是她告诉我的?!?/p>

    不错雪缘曾告诉阿铁,她是给搜神官内一个永恒罩着面具的长老“神母”带到这个西湖底下的分坛,细心抚养成人;雪缘还告诉阿铁,神母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回来这里;只是如今,这个曾将一切向他倾囊相告的红颜,在哪?

    “她……还告诉你些什么?”神母似乎愈来愈是担忧。

    阿铁木然的答:

    “她还告诉我关于‘神’的真相,我,什么也知道了?!?/p>

    神母一怔,她虽知雪缘喜欢他,却不虞她会把关于神的一切也告诉阿铁,想不到她对他如斯爱慕,不期然轻叹道:

    “既然你已由不知变为知了,那也没有办法;只是,她,如今在哪?

    她有股不祥的预感。

    是的。一个是与她情如母女的神母,一个是她一直喜欢的男人;两个与她深有渊源的人此时此地碰头,她这个处于夹缝中的人如今在哪?

    阿铁没有立即以口回答这个问题,他,以拳头来答!

    只见他一言不发,猝地一拳重重击在身畔的石墙上,“隆”的一声:整堵墙并不仅给他击穿一个大洞如斯简单,整堵两丈见方的墙赫然给他一拳击个进碎,顷刻化作飞灰,片砖不留!

    他居然会有这样强的力量?这种力量,比五年前他的前身步惊云所拥有的力量更为可怕十倍!

    神母犹未及为阿铁拥有这种力量而讶异,便已听见阿铁平静的道:

    “她,就在这里?!?/p>

    神母如言一看,一看之下,饶是不为甚高的她,一颗心也差点跳了出来。

    因为在那堵给阿铁轰至灰飞烟灭的墙后,曾是雪缘的寝室;如今在这寝室内的炕床上,正静静躺着一个薄命的人,一个也许是神母在此世上惟一关心的人——

    雪缘!

    但见雪缘正紧紧闭着她那双美丽的眼睛,一动不动,仿佛连呼吸也没有了。

    她死了?

    “??!”神母陡地惊呼一声,身随声起扑向雪缘,忙不迭察看她的脸,可知她如何关心她!

    雪缘的粉颊上此刻却泛着一丝离奇的笑意,既是满足又是苦涩;神母一探她的鼻,发觉她已气绝;然后再按了按她的心坎,竟又发觉她的心犹在跳动……

    只是,雪缘对一切事物己毫无反应,她如今宛如一个真正的花。

    美丽、柔静,却无法动,欠缺了生命。

    怎会这样?神母问。

    阿铁咬着牙根吐出一句话:

    “是因为——神将?!?/p>

    “神将?”神母闻言一样:

    “他……居然已苏醒了?”

    “不错!而且他还杀了我!”阿铁沉痛的答,接着回望床上的雪缘。

    神母开始有点明白了,沉吟道:

    “所以,你本应是一个死了的人,却居然又活过来;而她,反而像死人般一睡不醒,再也不能张开眼睛了,唉……”

    阿铁默默的点头,继续说下去:

    “当我从死亡中活过来后,我就发觉……她己毫无生命的躺在我的身边,一双手犹紧紧的拥抱着我,还怕我再会受到伤害……”说到这里,阿铁看来有点感触:

    “我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活过来,也不明白为何她会变成这样;然后,当我在她身畔默默守了一日一夜,当我欲哭无泪,发狂地打地面之后,我,终于明白了一件事!”

    “你明白……什么事?”

    阿铁又定定的注视着神母,高举紧握的拳头,一字一字的道:

    “我竟然一拳便轰裂了方圆二十丈的地面,我开始明白自己能够重生,是因为——”

    “我拥有了雪缘原本那股移天神诀的力量!”

    神母一直耐心的听,这次她并没感到意外。只因当知道阿铁从死重生,而雪缘又变成这样半死不生的时候,她已了然如胸,雪缘定是为救活他而不惜牺牲自己浑身移天神诀的真元。

    想不到她对他,已情深至此……

    可是,他对她呢?他对她可有相等的份量?抑或始终,她爱他,比他爱她更深?

    神母忽尔记起,雪缘曾幽幽的投进她的怀中,含着泪诉说他待她很冷,如今,他仍依然故我?抑或已经……?

    一念及此,神母摹地升起一个念头,她故意要试探他:

    “既然她已为你牺牲,而你亦成为一个不死强者,那你还来这里找我干什么?”

    呵铁瞪着神母的眼睛,徐徐道:

    “因为,我并不需要我成为一个强者,而且她曾说,是你把一手抚养成人;我想,无论搜神宫内其他人对她怎样,至少,你也会对她有些微感情……”

    神母苦笑,她何止对她有些微感情?由始至今,她部视她如自己亲生女儿般爱护。

    就在神母苦笑之间,阿铁突然“噗”的一声跪在神母跟前,爽快的道:

    “神母,我曾尝试把移天神诀输回给她,但并不成功。我在这里已等了两天,终于等到了你,我只希望,你能愿念对雪缘的些微感情,教我如何可以把她救活过来?!?/p>

    事出突然,神母心头陡地深深一阵震动,也不知该如何应付,惟有道:

    “男儿膝下有黄金,你居然为救她而不惜向女流卑躬屈膝,她真的如此值得?”

    阿铁一张冷面夹杂着无限沉痛,表情异常复杂,他缓缓点头:

    “级使再次失去生命我亦不计较,我,已经不能失去她!”

    他说罢回望躺在床上的雪缘。

    花死了!花曾对他的种种关怀、恋慕、牺牲,随着一缕花魂,即将埋进那冰冷污葬的黄土地下,那管他如今恋恋依依?

    想不到直至他失去她的时候,方才惊觉,他不能失去她……

    神母默默瞥着他那张沉痛的脸,终于明白,为何他适才竟会一反阿铁平素的温热,变得如死神般冷,因为,人,总会在悲伤中突变……

    有时候,太过度悲伤的心,带来的,只会是太过度的冷,对人世的心灰意冷!

    阿铁的冷,都是为了失去她……

    不过神母已活了一段冗长岁月,对于悲伤,她太有经验应付,她只是理智的道:

    “你虽说不能失去她,但也许仅是你的一时冲动,才会求我救她而已……”

    她的话犹未完,阿铁霍地收敛了自己的沉痛表情,再次冷淡一如死神,道:

    “我,像是一时冲动?”

    “我不像,然而男人,大都是一种容易食言反悔的动物……”

    可不是?自古以来的绝色红颜,全都曾为她们的男人对爱反而哀伤。

    白素贞的男人,令她身死心死,含恨于雷峰塔下。

    杨贵妃的男人,虽曾宠她爱她,惟在马嵬坡因六军不发,竟赐她一条白练自尽,以谢天下。

    鱼玄机的男人,更信她最后不得不无奈嗟叹一句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郎”……

    宝物易得,情义难求,真是千古人间悲哀事……

    可是阿铁却无比坚定地道:

    “我对她,绝不言悔!”

    简单的七个字说得铿锵有力,惟神母仍继续试探下去。

    “了!难得你出言绝不反悔!只是若要我违背神而教你救她。也许还不足够,我需要证明!”

    “怎样证明?”

    “你既然号称不哭死神,倘若你能为她滴下一滴泪,就是最佳明证!”

    此语一出,阿铁的瞳孔陡地收缩,双唇紧闭,只因这正是他的难题!

    不哭的死神既名不哭,何来有泪?他的语调冷而平淡,问:

    “可有其他办法?”

    “能够给取代的办法,就不是最好的朋证?!鄙衲杆底呕赝⑻?,叹道:

    “能够随时给取代的爱:也不是真正的爱,难道你还不明白?”

    “我明白?!卑⑻布氐目醋派衲?,再问一次:

    “若我能够流泪,你真的有办法可以救她?”

    神母默默不答,仅是微微点头。阿铁于是很放心的道:

    “很好??上?,我是一个没有眼泪的人……

    “既然如此,我就以——”

    “我的血来代替我的泪,哭吧!”

    此语一出,阿铁倏地挺起双指向自己咽喉直插!

    他真的要以自己的血来代替眼泪!

    变生时腋,神母这一惊非同小可,想不到他居然为救雪缘以死明志,慌惶一爪疾出,紧扣他的手腕,免致他双指真的插进咽喉;可是神母修为虽高,阿铁此时已尽得移天神诀,功力盖世无匹;她虽一爪紧扣其腕,却始终未能阻止他双指插前之势,仅堪拉歪了双指方向……

    “噗”的一声,阿铁双指插在他自己的胸膛上,神母再拼命使劲急扯,两根指头才不致全插进胸内,却已划破了阿铁的衣襟,更在其胸膛上划下了两条深刻指痕,鲜血当场从指痕中溅出,血滴如注……

    恍如两道泪,真正的血泪!

    不哭的死神,终于为她流下了泪……

    神母依旧紧紧抓着他的手,叹息:

    “阿钦,你……这样做又是……何苦?”

    阿铁面无畏色的道:

    “这条命是她给我的,我再死一次又如何?”

    神母道:

    “为了她,你真的不怕死?”

    阿铁道:

    “我本想亲自把她救活过来,再对她说一句我未说的话?!?/p>

    “什么话?”

    “一句天下女子最喜欢听的话?!?/p>

    什么是天下女子最喜欢听的话?神母并不蠢,一听便心领神会。

    她愣愣的注视着阿铁那双“矢志不渝”的眼睛,他这双眼睛虽有一股冷意,然而冷意背后却像藏着熊熊烈火!

    她忽尔放开了他的手,又再回望床上的雪缘,幽幽的对她叹了口气:

    “原来……他还未对你说出那句话?唉,真是可惜!不过……你的眼光看来不错,你真的在芸芸众生里,选中了一个能为你干任何事的男人……”

    说罢顿了半晌,接着回头一瞄阿铁,道:

    “阿铁,若要救她,你这就去吧!”

    “去哪?”

    “西湖,雷峰塔底,白素贞埋尸的地方?!?/p>

    “为了什么?”

    “为了找出盂钵救你的女人?!?/p>

    阿铁眉头轻蹩,问:

    “盂钵本是一件超级武器,既是杀人武器,如何救人?”

    神母从容的答:

    “当你找到盂钵的时候,你便会明白一切了?!?/p>

    “记着!本来修练移天神诀的人一旦神功离体,倘若找不到盂钵,绝对捱不了一个月,全身便会融为泡沫而死……”

    阿铁一怔,问;

    “那即是……”

    “那即是说,雪缘所余下的时日己无多,只剩下二十七天……”

    阿铁的脸色益发铁青,神母又道:

    “我本亦应与你联袂同去,只是白素贞的墓向来是搜神宫门下的禁地,故我并不便与你一起出现;口果可能的话,我或许在适当的时候现身帮你……”

    她说着一瞄床上的雪缘,续道:

    “而且我深信,要救你的女人必须靠你自己的一心一意,倘若她此刻有知,也会为你能一人独力救她而高兴。即使最后救不了她,她想必也心甘情愿……”

    阿铁道:

    “这决不会发生,她绝对死不了!”

    神母苦笑:

    “凡事别要空言色对,白素贞的暮机关重重,凶险非常;纵然是我,入得了也未必可以活着出来,你如今要走的路,也许是一条不归的死路……”

    阿铁道:

    “即使是一条死路,我也非闯不可!”

    “假若有更强的高手将会出现来阻挠你呢”

    “那我就杀!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!”

    此刻,阿铁的脸上又再度浮起那丝冷意,他突然步至雪缘身畔,一把抱起她,举步便要离开。

    情就有这点可怕!情若要来的时候,它甚至会撤撤底底的改变一个人!

    粗暴的人会因情而变得温柔,善良的人亦会因情生恨而变得残酷!

    而向来温纯的阿铁,从地狱步回来后,此刻为情为她,也变得异常冰冷,冷得就像五年前他的那个前身——不哭死神“步惊云!”

    因为只有冷,才能克制他心中对她的痛惜与思念,才能令他勇往向前,不惧一切!

    一切都是为了她。

    神母见阿铁说走便走,讶然道:

    “你为何要带她一起去?把她留在这里吧!让我好好的照顾她!”

    神母虽是一番好意,阿铁却重重摇头,答:

    “不!若此行不能找到盂钵,也即是说我已死在雷峰塔下,那她也救不活了;即使死,多也要与她死在一起,我对她,至死——”

    “不离不弃!”

    他的语调如此斩钉截铁,神母似乎深深感动,故也不再阻挠,只道:

    “记着!西湖水干,江湖不起,雷峰塔倒,白蛇出世!”

    阿铁闻言一顿,回首看着神母,似在咀嚼着她这句话的含意,最后似懂非懂的道:

    “神母,多谢你背叛神给我这句提示,有命的便再见吧!”

    阿铁说罢毫不留变地转身而去,决绝而坚定。

    他似乎正逐步逐步的回复他不哭死神的真面目;死神,看来将要在他体内重生……

    神母看着阿铁冉冉远去,看着他手中抱着的雪缘,不禁又再叹息道:

    “孩子,你比白素贞直的幸运了,你找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……”

    “即使此行你俩死在一起,也是死而无憾的吧?唉……”

    当阿铁抱着雪缘踏至用道尽头之时,那条白蛇“小白”仍是守在分坛出口。

    阿铁无言的与它擦身而过,但……倏地,只感到一些东西从后拉扯着他。

    阿铁回首一望,原来小白正以嘴咬着雪缘的白衣,似甚依依不舍。

    阿铁苦涩的道:

    “你也想去?”

    小白当然不懂点头,然而阿铁是知道的,毕竟,雪缘在这里已住了十数年,人与蛇也相聚了十数年;只有某些人才会因利忘义,蛇,反而专心。

    阿铁无奈地轻轻抚了抚小白的头,道:

    “对不起。此行是生死之行,只怕我不便带你同去,不过,请相信我,我一定会带雪缘回来见你?!?/p>

    小白静静的盯着阿铁,并没吐信,良久良久,似乎已明白了阿铁的意思,终于像是十分懂事似的又再蜷伏着,她对他,看来也有信心。

    阿铁幽幽转身,继续向前走,不忍再回头看他。

    北山的灵隐寺遽地又再响起晚钟。

    也不知是否在为这双生死与共的男女,响起一声断魂的——

    丧钟?

  • 作用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9-07-16
  • 你所面临的除了再没利用价值的收回狗粮与制裁,还有国际的反腐制裁,反邪恶制裁。 2019-07-12
  • 消费提醒:购买二手车 留意隐形瑕疵 2019-07-11
  • 懵!身前3米没人逼 博格巴传球给了对手 2019-07-11
  • 冰箱除异味的七个小窍门 2019-07-11
  • 炮制数万斤毒豆芽 广州三个黑作坊被警方捣毁 2019-07-11
  • 《王者荣耀》Switch版正式公布 今年秋季推出 2019-07-07
  • 1—5月我省进出口总值1439.7亿元 增速全国第二 2019-07-06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7-05
  • “世界苗乡”踩花山节:万人同唱娇阿依、齐跳踩花山 2019-07-05
  • 脸每天都洗 但你真的洗对了吗? 2019-07-05
  • 广东警方摧毁全国首例“呼死你”专案犯罪团伙 2019-06-28
  • 蓟县上仓中学异味跑道已停用 将行检测确保安全 2019-06-28
  • 别亚飞: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要找准“身影” 2019-06-24
  • 通俄门调查: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-06-16
  • 山东11选5绝对杀一码 北京快乐8走势图 平特一肖公式 山西11选5前三基本走势图百度 六合芳草地心水论坛 苏州福利彩票官网 今晚福彩3d预测号码 老快3基本走势图带连线 云南11选5加奖 山东体彩顶呱刮活动 四川快乐12一定牛结果 搜狐彩票群英会 网球双飞 三肖连中30元赔多少钱 山东11选5常规走势图